禽流感:缺失的信息链

时间: 2005-12-05 09:26:07    来自:互联网周刊
 

  继湖南、西藏、青海等8省市先后宣布发生禽流感疫情后,1118日,山西省孝义市又宣布发现禽流感疫情。如果算上10月中旬中国台湾地区发现的首例禽流感病例,全球爆发的禽流感疫情已经波及我国境内10个省份共16个疫情点。

  值得称道的是,在目前禽流感疫情的信息上报上,各地农业部门基本实现了第一时间上报到省级农业部门(或重大办),然后由省级相关部门确诊后,直接上报至机构设在农业部的全国防治高致病性禽流感指挥部。

  禽流感,被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列为A类动物疫病,在我国被列为一类动物疫病。对于一类动物疫病的信息处理,早在19981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第二十条中就明确规定:发现患有疫病或者疑似疫病的动物,动物防疫监督机构应当迅速采取措施,并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上报。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瞒报、谎报、阻碍他人报告动物疫情。

  不过尽管目前疫情信息的上报没有出现过延误,但美中不足的是虽然《动物防疫法》对上报本身作了规定,甚至对隐报、瞒报的法律责任都有明确规定,但对于疫情信息的统计和上报形式,却停留在了当时的技术层面,仅仅靠传真和电话的手段。在电子政务建设呼声高涨的今天,面对有可能造成巨大灾害的禽流感疫情,只有北京市一家采用了禽流感疫病防控信息系统。

  国内唯一的信息系统

  200510月中旬,北京市农业局宣布再次启用禽流感疫病防控信息系统。

  这一系统在去年310日正式上线。随后,在2004316日,农业部宣布解除我国内地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封锁之后,这一系统一度被搁置起来。直至今年10月份禽流感在我国部分地区开始爆发,系统才重新启动。

  据了解,这一系统依托北京市政府专网(内网)而建,是包括市畜牧兽医总站、市兽医卫生监督所、市兽医卫生诊断所、18个区县以及乡镇兽医站/监督所、4个铁路检疫站和1个航空检疫站等228个疫情报送单位的信息报送系统,目的是实现上述单位禽流感疫情紧急快报、零报和工作日报的保密安全传输和汇总。

  负责防控信息系统的北京市农业局的工作人员介绍,整个系统采用了B/S结构,为实现数据的保密要求,还采取了一些其它的保密措施,比如数字证书,对报送上来的每个点都进行身份认证。而对于保密的必要性,系统设计总负责人、北京首都信息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任晓明认为,由于禽流感从上报到最后确诊有一个过程(并非上报来的数据就一定是禽流感),因此,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中间数据的保密性异常重要。

  北京市目前的228个疫情报送单位,将对外埠进京活禽及禽类产品日报、禽类动物免疫情况、动物免疫情况、禽流感诊断情况、禽流感免疫抗体监测情况、防疫物资储备等等与禽流感相关的各种数据进行实时的汇总和监测。可以说,在本地和外地来京家禽相关的监测方面,系统已经编织了一张大网。

  任晓明向记者介绍,该系统的上报分为三个层面:疫情快报、零报和工作日报。所谓疫情快报,是在监测点发现疑似或确诊禽流感病例后,由各监测点紧急上报至上级部门。各乡镇报送点由于缺乏鉴别能力,需要直接上报至区县的兽医站(或监督所),区县级别部门一经确诊,在上报至市级兽医(或监督所)的同时,直接上报到市重大办。而市兽医卫生诊断所、铁路和航空检疫站、大型屠宰场一旦发现疑似病例,直接上报到市兽医总站(或监督所),在该部门确诊后上报至市重大办。

  零报即报平安这种制度在非典时期就开始了。任晓明说,这是为了实现对疫情信息更确切掌控的需求。即便没有疫情,报一声平安也很重要。但这种制度只适用于兽医站和养殖场以及小型屠宰场,在铁路、航空、公路口等检验检疫报送站点却不适用。他们有一个专门的流程——工作日报,对外埠进京活禽及禽类产品、防疫监督执法情况每天上报。

  在外埠进京禽类及产品正常报送的系统界面上,记者看到,需填项目包括禽类(别)、运载工具、车辆牌号/火车车次/航班号、日期、数量、检疫单位、养殖(生产)单位、产品检疫证明编号、产品产地、填报单位、负责人等10余项内容。

  在整个系统的架构图中,北京市政府为系统最高应用单位,市重大办汇集整理市畜牧兽医总站和市兽医卫生监督所上报的信息后,将信息报送到市政府高层和相关职能部门。

  市畜牧兽医总站负责收集处理其派出机构市兽医卫生诊断所和下属机构18个区县兽医站的信息。作为北京市养殖场和小型屠宰场及个体养殖户的业务指导机构,北京市168个乡镇兽医站收集来的信息也将上报至区县兽医站。然而,据记者了解,在这168个乡镇兽医站及其管理单位中,有部分单位目前仍未实现网络上报。对此,任晓明告诉记者,没有的电脑的地方就用传真。当时做非典系统的时候也是这样,因为要求监测点延伸到村一级单位,但许多村里没有电脑或者没有联网,不得不采取传真的方式报到乡(镇),然后由乡(镇)输入后上传。任晓明说,因为养殖场和乡镇兽医站的检测技术有限,为保险起见,一旦发现可疑情况,养殖场和小型屠宰场在上报乡镇兽医站的时候,将会同时上报到区县兽医站,采取多线索上报的方式。

  作为分工,市兽医卫生监督所则负责收集外埠来京禽类信息和5个大型屠宰场禽类检测信息,并对相关信息进行核查和处理后进行上报。对于兽医站和卫生监督所之间的分工,一位内部人士开玩笑说,兽医站就相当于人类的医院,而卫生监督所就相当于疾控中心。

  断裂的信息链条

  北京市重大办收集到的本地区禽流感信息,除了汇报给市政府领导和相关职能部门外,还要将信息汇报至国务院畜牧兽医行政管理部门农业部。

  然而,农业部并没有相关的禽流感疫病防控信息系统。事实上不只是农业部,除北京外的其余各省,均没有这一系统。记者致电全国防治高致病性禽流感指挥部,一位丁姓官员证实了记者的说法。他告诉记者,目前各地对于禽流感信息采取电话上报的方式,并没有一个完整的信息系统。这一说法,在记者后来拜访的一位专家口中也得到印证:目前农业部没有这样一个系统,在农业部的金农计划里,好像也没包括这个系统。

  对于不设系统的原因,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告诉记者,这是我国政府信息化过程中始终面临的一个尴尬。首先,这与我国的分级财政制度有关。比如农业部,它要做(禽流感防控)这个系统,就要向国家发改委申请立项,得到批准后,财政部进行拨款。但问题是:这个拨款解决农业部自己的系统是可以的,但不会延伸到省一级、市一级甚至更基层单位,这需要他们自己的财政出钱。他告诉记者,所以针对这一系统,农业部一般会要求各级政府的财政部门支持。这样一来,整个计划难免会出现问题。因为有些地方财政不愿意支持这样的计划,而农业部又不能强行命令人家去做——各级财政之间命令式的作为方式越来越少了。

  如果按照此种逻辑,那么今后国家所有央地财政计划就都无法执行了?这位专家告诉记者,虽然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但要落实项目计划又牵扯到另外一个方面的问题。要建设这样一个系统,中间必然会产生一些信息流的问题,譬如对禽流感的描述方式,应该有一个规范,而这个规范应该由农业部来出。这位专家说。

  农业部建设系统,毫无疑问会得到中央财政的支持。但对各地区而言,由于存在各方面的差异,需要根据各地的实际情况、需要去建设自己的系统,无论你选择大型服务器,还是超级小型机,甚至用微机都无所谓,但至少你要采取统一的纪录格式和信息标准。

  各个部委都应该做这个,但这方面都做得很不完善。专家一脸担忧。

  事实上这种担忧并非多余,就在不久前记者对某地区婚姻登记信息系统进行采访时,同样听到了这样的抱怨。负责该地区系统开发的一位领导认为,数据不兼容是婚姻登记部门面临的首要难题。他说:比如你要去办理婚姻登记,按规定相关部门需要对你们俩人的婚姻状况在全世界范围内进行查询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但起码应该在中国境内进行查询。然而,恰恰因为民政部没有这样的标准,各地、各级在建设系统时都各行其事,结果导致数据不兼容,无法完成查询。他告诉记者,如果要完成这个查询,目前只有采用很笨的方法,就是两两查询,做一个网关,和需要查询的那个地区的网关之间共同设立一个标准来交换信息。如此一来,数据工作量要有多少?

  如果民政部先建设一个信息中心,作为各地婚姻登记信息的集散地,这样不是同样可以简化数据交换?对此,这位人士认为,这也并非一个好办法,最好的办法就是他们出面制定一个标准

  数据共享的可能性有多大?

  人禽流感可能是人类更关心的话题,至少对大多数人而言。

  然而,部门间业务的割裂以及由此造成的业务冲突在这方面得到了最直接的体现:人禽流感由禽流感引发,禽流感的防控目前主要在农业和林业部门(林业部门负责野禽的监控),但人禽流感则由卫生部门负责监控。如此一来,农业和林业部门与卫生部之间数据交换的问题便浮出水面。

  目前,北京市禽流感防控系统设在农业局信息中心,这个系统和卫生局的相关系统之间没有接口。实际上,不仅北京,其他各省两个部门之间(农业部门和卫生部门之间)也没有系统接口。

  没有这样一个信息系统,又何来接口数据共享之说?

  对于人禽流感信息的上报系统,卫生部2004年便有规定,去年颁布实施的《人禽流感疫情预防控制技术指南(试行)》中就明确指出:国家对人禽流感疫情报告实行专报管理。自200425日起各地必须使用国家疾病监测个案专报信息系统报告发现的疑似或确诊病例……网络直报登录地址为:http://211.167.248.17:8080,各地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登录帐号和密码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信息中心统一制定下发。

  对于这种专报管理的意义,任晓明认为,由于目前没有证据表明人禽流感已经具有在人际间传播的能力,仅仅对于个案而言,全方位启动人禽流感上报系统还不太现实。

  然而,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人禽流感在人际间传播的能力以及由此造成的巨大灾难,目前仅仅处于极有可能的阶段,而这个极有可能的判断来源于对发生在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的最新认知。

  另外,人禽流感疫情的全方位监测和及时上报目前也不具备可行性。和非典型肺炎明显的临床症状不同,人禽流感和普通的感冒发烧症状差别不大,需要在市级以上的综合机构才有能力进行辨别。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是,湖南贺某某从1010日发病到卫生部116日宣布确诊其感染人禽流感,中间隔了近一个月的时间。任晓明说:这种情况下,对于普通监测点,上报有确诊或疑似病例都不现实,这种检测都在基因排序的水平,即便开始设置人禽流感疫情上报点,也一定是在大型医院里。

  而对于医院的疫情上报点,在非典时期已经布置得比较完善。目前,一些大型医院的信息化程度已经达到相当的水平。但是,在缺乏统一标准的前提下,信息传递的有效性和及时性仍然是卫生部门之间不得不面临的困惑。

  对于农业部是否最终将建设一个信息系统,以及它和卫生部之间的数据共享能否实现,记者始终没有得到明确答案。

 

 

 
期期必出30码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