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需要“活学活用”

时间: 2006-03-16 09:11:18    来自:互联网周刊
 

  时至今日,逐步深入的信息化早已超越了技术和商业的范畴

  信息化不光是技术应用,而且是世界观和方法论。

  如果说,启蒙运动通过倡导以不变应万变的理性世界观和方法论,为工业化确定了长期的规则和秩序;那么,信息化作为又一次启蒙,针对启蒙理性僵化、反创新的本质,倡导变的本身不变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持续推进自发生成和演进的技术和制度创新。

  知识论是世界观与方法论在认识论上的体现。信息化的知识论有两个基点:一是求实,二是创新。前者指,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以应变世界;后者指,要在实践中不断创新,以改变世界。它们都可以归结到一个字:

  今天提出信息化的知识论基础这个问题,至少有四方面现实针对性:第一,要克服信息化中将科学与人文对立起来的科学主义倾向,倡导建立和谐有机的社会;第二,要克服把工具理性僵化的倾向,把以人为本作为信息化的出发点;第三,要克服对于感性和实践的拒斥,建立对社会财富和制度演进的的理解;第四,要克服把死的知识当作知识经济基础的倾向,把信息化的重点放在自主创新上来。上述问题,都有其深层的认识根源,在应用这个层面是解决不了的。

  所以我们要上升到认识论的高度来重新审视存在的问题。

  

  信息化的纯理性误区

  许多人可能根本不承认信息化是世界观和方法论的说法,以为是耸人听闻。我们不妨先从身边可以见到的事实谈起。不知大家是否注意到一个有趣的规律:近些年来,互联网重大商业模式中,凡是具有感性特点的,比较优势多从北方向南方转移。从表面看,似乎北方人过于理性,南方人比较感性,是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深入思考就会发现,问题不是这么简单。北方人的理性,与其说是地理的,不如说是历史实质是传统工业化范式的一种心理化表现。整个信息化界,许多人都像北方人,有一种浓浓的工程师味道。让外人看来像是搞技术的。这种工程师味道,实际上就是一种世界观和方法论,核心特点就是理性至上(又称为现代性),我称之为科学主义的倾向。推而广之,用理性至上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搞信息化,往往就会搞成船坚炮利式的技术应用,搞成脱离需求的知识八股,往往还会搞成同以人为本格格不入的东西,贻误人本方向的产业发展机会,让信息化回到僵化的工业化。所以,信息化要深入,就必须突破变,进入变,首当其冲就要在世界观和方法论上拿出新的东西来。

  正如启蒙运动改变了工业化一代人的思想方法,信息化也不光只是改变这个世界的外观,更主要的是对一代人的思想方法产生变革性的影响。这种变革性影响的方向,在知识论范围内,就是在怎样认识世界、改造世界上,拿出与工业化不同、有补于工业化的新东西来。具体来说,工业化认识世界、改变世界的逻辑,是以不变应万变;而信息化认识世界与改变世界的逻辑,是强调变的本身不变。变,是对客体世界的的概括,信息、知识与网络都是由派生的,都是现象界中用来应变与改变的道具;而则是对的主体映射,是客体世界的天要求于主体世界的人。由此可以推论:信息化的知识论,必然是的知识论,核心特征就是活学活用活学,就是活的认识,即求实(下面会解释学与学的内在关联);活用,就是活的实践,即创新。

  

  基于知识论基础的信息化理念

  信息化的知识论,特点就是一个字。那么这自然意味着,在我们看来,工业化的知识论,特点就在于(不是贬义,而是中性的)。在现实中,二者也许不是截然对立的,但为了给大家一个突出印象,我们更多关注其中的不同。

  工业化的知识论,源头在启蒙运动的笛卡尔。笛卡尔把以不变应万变的理性,树立为现代性思想的核心。倡导理性要解决的问题,或者说历史背景,就是适应把农业社会的活的(血缘的)世界,变成工业社会的死的(机器的)世界;用的机械力(如蒸汽机、纺织机),代替活的自然力(如地力、畜力)的第一次现代化潮流。表现在知识论上,就是树立了演绎对于归纳的优先地位,强调理性对于感性的优先地位。在启蒙运动中,通过理性去魅,去掉事物活性的过程,用的工具理性替代的自然力量。它的进步历史作用,是推动了专业化分工,提高效率,降低大规模生产的成本;而它的历史局限则在于割断了事物的有机联系,加大了复杂环境和系统条件下的交易费用和协调成本。

  相对而言,信息化的知识论最起码包含以下三个基本点:

  首先是强调感性事物的价值优先性,即所谓求实。实学本是古代中国和朝鲜的一门显学。强调实事求是,格物致知。反对脱离归纳进行演绎。新近的国际潮流重新开始注重实学。如胡塞尔的回到事物本身,就是一种实学的观点。后现代思想在解构工业化理性时,都以不同方式,不同程度地恢复感性价值相对于理性价值的优先性。对于信息化来说,强调感性价值,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一方面,在工业化的知识论中,被理性过滤的许多相对价值,在信息化条件下都具有关键意义。第一类如信息、风险、不确定性,已经成为重要的经济和社会资源;第二类如异质性、不可通约性、个性,直接关系到定制经济中高端价值的把握;第三类如所谓噪音,在股市中往往具有与信号同样的重要性,噪音交易者的作用越来越重要。另一方面,保持感性价值,具有重大的实践意义。创新是感性的,知识、个人知识、实践都是感性的。所以感性的观点又时常被称为实践的观点。只有坚持感性和实践的观点,才能有机地把握世界。

  其次是强调演进生成的观点。

  工业化的理性,强调结果理性,将过程中的产物视为垃圾来处理。而西蒙所说的有限理性,实际上是指过程理性。波普尔指出:我们知识的增长是一种类似于达尔文所称自然选择那样的过程的结果;这就是假设的自然选择:在每一时刻,构成我们知识的那些假设都在表现其(相对的)适合性而进行生存斗争;一个废除那些不适合的假设的竞争性斗争。这说明了信息化的理性是活的理性,具有生物有机体那种演进和进化的特征。

  第三是把理性作为特例加以悬置。

  信息化的知识论,并不反对完备理性,但它把完备理性只是作为一个特例,作为完全信息、完全时间条件假设下的一种特例加以悬置。信息化的知识论,一方面承认在这些条件具备时,可以直接继承完备理性的结论;另一方面,强调在真实世界中,理性必须以具体条件为转移,依赖于情境与语境。

  研究信息化的知识论基础,有利于我们在根本的思想方法上,把握工业化之后的不确定世界,充分发挥信息和知识在新经济和信息社会中的主导作用。

 

 
期期必出30码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