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经济的逻辑

时间: 2006-04-03 09:14:23    来自:互联网周刊
 

    我们今天所说的创意经济,不属于现代性经济,而属于后现代性经济,即信息化经济

    不知大家是否注意到,当我们提出创新型国家时,创新的背景含义,在国际上正在发生更新换代式的升级。创意在创新中的地位和作用日渐突显,尤其在以人为本、艺术化创造方面,体现了从技术创新到人文创新的话语转变。重视人文创新对技术创新发挥的基础作用,有利于全面建设创新型国家。

    创新的经济学基础的改变

    信息化这一新现代化条件,使传统创新概念中隐含的创意内涵,越来越被作为创新的主流含义突出起来:从创新的内容来看,创意更强调创新的人文内涵,创新不光是针对中间生产手段和工具的技术创意,而且是对人的意义和价值的创造性响应;从创新的方式来看,一方面更加强调创意是原生态的创新,一方面更加强调创意是的创新。对创新的生命有机性方向的强调,使全球创新潮流,呈现出哈佛商学院教授罗布·奥斯汀所说的从工业化制造艺术化创造的转变。创造而不是制造、艺术化而不是工业化,成为创新的新意所在。

    创新是还是?在工业化条件下,熊彼特已谈到创新的作用。但创新对于工业化来说,还只是,而不是。也就是说,创新只是工业化的一种手段,是理性实现自身的手段。在信息化条件下,创新具有了新的意义,即上的含义:创新本身是目的性的,是生命进化本身。

    哈佛商学院教授罗布·奥斯汀指出:当商业变得更为依赖知识来创造价值时,工作也变得更像是艺术。”“艺术这个隐喻,在这里代表着对理性经济人隐喻)这个现代性范畴的突破。奥斯汀的意思是,当商业基础从现代性的物质资本,转向后现代性的知识后,经济范畴的基础就从理性转向了艺术。理性范畴内物性的创新,就必然转向艺术范畴内生命性的创新。艺术在这里,更多代表着人的精神本身。这就是创意问题的根子。

    如果说现代性意义上的创新,主要是心物二元对立的科技意义上的创新;那么后现代性(信息化)意义上的创新,更多是打破心物二元论后科技与人文结合意义上的创新。

    我们一旦承认在经济学前提假设上,创意问题就出了科学主义和理性经济人这个。那么对以下一系列推论之出圈,就会不再奇怪了。创意经济实际上意味着,从以效用为重心的经济,转向以价值为重心的经济;从以理性资本(包括物质资本与公共知识[即物化知识])为基础的经济,转向以活性资本(包括知本[即个人知识资本]、社会资本、文化资本、精神与潜意识资本)为基础的经济;从以机械组织和制序为基础的经济,转向以有机组织和活的制序为基础的经济。

    创意从本质上说,是感性生产,它之日渐重要,是对作为理性代名词的生产本身(鲍德里亚说的生产之镜)的一个扬弃。创意作为与理性生产相对的感性生产,越来越从分工异化的精英创意,转向全面发展的草根创意;从以生产为中心的创意转向生活方式主导的创意;从理性的机械工程行为转向演进的生物进化行为。这就从整体上超越了现代性的创新境界。
 

    创意的实证解释

    实际情况是不是这样子的呢?我们不妨用上述的大胆假设,小心解释一下常规难以解释的创意现象,看我们的理论是否具有解释力。

    (一)、创意是人本价值导向的创新——创新内涵的人文化

    1、产品差异性:价值与效用的区分

    后现代经济的第一位的特点就是定制。定制与工业化大规模生产相对,表现出以异质性价值为基础的产品差异性。凯夫斯《创意产业经济学》指出一个现象,创意性产品的特性、基调、风格独立于购买者对产品质量评估之外当存在横向区别的产品以同样的价格出售时,人们的偏爱程度是不同的。主要由创意决定的产品差异性,对创造高附加值的贡献,远远超过产品质量的贡献。这是因为,创意的本质,就是捕捉满意和快乐。而快乐在人均3000美元收入临界点之后,不再以效率为依据,而转以异质性、差异性、不可通约性、个性这些反效率的尺度为标准,这种反效率的尺度,是创意产品的质量控制标准

    2、利益最大化:从效率优先到价值优先

    凯夫斯《创意产业经济学》指出的又一特殊现象是,创意产业人员关注的往往并非利益最大化问题。答案还是在价值与效用的区分上。

    奚恺元的实证研究表明,在人均3000美元收入地区,效用与价值的相关度下降到2%以下。此时,企业甚至经济的性质,发生质的变化。此前,经济是以效率为核心的,利益最大化,实质表现为效用最大化;此后经济转向兼顾效能和价值(诸如公正),效用最大化就逐步受到价值最大化的挤压,表现在文化理念对消费者估价的影响加大上。创意正好作用于这一区间。

    3、熟练:对价值的整体直观把握

    凯夫斯《创意产业经济学》还发现一个现象:对创意活动,消费者更加偏好使用具有多种技能全面发展的熟练人员,而不看好只有一技之长的专业人员。用创意经济学中的人文价值理念可以很好解释这一点。消费者要求创意者具有多种技能,这是针对价值,而不是针对效用的。因为分工专业化,虽然在涉及效率的领域,具有相对优势,但在创意要求的价值整合领域,并无所长。

  (二)、创意是生物进化方式的创新——创新方式的人文化

    5、艺术化管理:对科学管理的超越

    对创意来说,仅有科学管理是不够的。当创新在内容上体现出更多人本化价值特点时,创新方式相应就会更多地转向艺术化创造。与工业化制造相比,艺术化创造(也就是创意经济的生产活动)不像机器运动,而像生物运动。比如它体现出更多的自发性的特点。创意是自然而然的,要求自然放松、水到渠成。以最大化理性为理念的管理,对创意是不适用的,它要求更人性化的管理。

    6、仿生制度:像有机体那样学习

    创意日益成为创新的源动力,这对组织和制度提出了特殊的变革挑战,要求组织具备更多有机体的生物特征,要求制度成为一个学习演进过程。创意要求生产组织成为有机共同体,而不是原子式的契约组织。创意型组织要求简化合同,充分利用组织的有机资本和信誉度等有机的资源,来降低合作的交易费用。例如,信任从本质上来说,就不是一种科学的资源,而是有机的资源,是用来化简复杂的有机资本。凯夫斯在《创意产业经济学》中重点讨论了这方面的问题。在创意经济中,制度不是僵化的理性的形式,而是在有限重复博弈中学习演进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形成有限理性,既不像绝对理性那样僵化,也不像单纯的经验那样不确定。

    总的看,创意的特殊性在于,由于价值的非异化特性,引起生产及组织的有机的、复归的特性。创意越来越成为创新的内在活力源泉所在。国家创新、企业创新,归根结底,是社会组织的有机化过程,而创意是更基础层面的社会有机化。离开了创意基础的国家创新、企业创新,只能导向工具理性的技术创新。

 

 
期期必出30码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