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自由王国

时间: 2006-09-21 13:04:45    来自:互联网周刊
 

  给予研发人员极大自由度的管理方式会导致自由散漫、工作效率降低,还是会营造出一个激发创造力和灵感的创新环境?

  再正常不过的上班时间,Sun中国工程研究院(SCERI,即ERI)的办公室里看起来却有些空空荡荡,那些本应把这些座位填满的技术专家们此刻了许正在他们喜欢的地方,或者享受生活,或者惬意地工作着,又或者在睡着大觉等待夜晚来临再进行紧张的工作。

  Sun中国工程研究院院长王星耀与他所领导的这家机构的风格非常微妙的保持着一致——内敛、温和、友善,他头脑清楚,而且总习惯面带微笑。“Sun公司最大的特点就是自由,而这种特点在Sun的科研机构里体现得更为明显。坐在他的办公室里,王星耀对记者这样评价ERI

  的确,ERI的员工们确实有着足够的自由度,这不仅仅体现在上下班时间的不固定,还体现在工作岗位和工作状态的不固定,其中甚至还包括他们具体的研究领域。就是这样一家自由的研究机构,为凭借执着的技术精神著称于世的Sun贡献了多项研究成果,成为Sun在全球最重要的核心研究机构之一。  

  自由到近乎欢快

  走进位于清华科技园的ERI,扑面而来的,就是一种自由到近乎欢快的气氛。我们的专家们可以自由地在不同的项目之间转移,他们还可以选择不同的工作伙伴,选择不同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王星耀这样对本刊记者形容宽松自由的环境。去年才刚从Sun的美国总部调回北京,接替宫力出任ERI院长的王星耀显然对此感到骄傲。

  在ERI,研发项目的选择是自由的。Sun的研究人员们可以在不同的项目之间根据自己的意愿进行调换,即使是两个项目之间完全处在不相关的领域,比如从某个芯片项目和跳到操作系统相关的项目,研究院里的领导也不会加以干涉,只要那个项目组的人愿意接受,我们当然没意见。王星耀说。

  工作时间更加自由。有人说:Sun中国工程研究院,没有上下班时间。的确如此,因为Sun研究院的项目参与是没有国界和地域差别的,Sun的其他几家研究院分布在全球各地,研发工作可以24小时进行。至于这24小时中你选择什么时间进行工作,只取决于你所参与的那个项目组何时将会进行集体讨论。当然,我们不建议时差超过八小时,因为如果这样的话,我们的研究人员就几乎处于昼夜颠倒的状态了。王星耀笑道。

  至于工作地点,同样也是自由的。王星耀总喜欢讲这样一个故事,研究院有一名员工想家了,就决定回老家去看爸妈,结果一待就是小半年,几个月后回北京,一切如常。除了同事们觉得很久没在办公室看见他,他在国外的项目合作者对他的离开根本没感觉,因为他们一向只需要通过网络进行交流和研究,地域根本不是问题。  

  全球背景下的中国特色

  勿庸置疑,ERI的自由是建立在Sun研发全球化的基础上的。可以说,正是因为中国研究院的研究人员们可以参与Sun在全球范围内所有研究项目,才能够给予他们项目选择和工作时间的最大自由。用王星耀的话来说,就是除了有些事情在中国不能做,比如芯片开发,其余的事情在全球的这几家研究院没有任何差别,无论是项目分配还是人员配置,全球的Sun研究人员都可以自由进行工作组合

  全球化研发其实也是Sun的重要战略之一,这使得Sun50% 以上的研发工作是在硅谷以外进行的。因此,Sun中国工程研究院就成为了国内少有的几家可以参与世界范围内最尖端研发项目的跨国公司研究院。

  据介绍,目前ERI参与了许多操作系统的相关项目研发,因为研究院里将近1/3的员工都是操作系统方面的专家。同时,研究院也参与了许多大学和政府的科研项目,比如清华大学网络开发中心进行的基于IPV6的下一代互联网项目,比如跟国内许多大学的培训合作,目的是培养更多的人才和让学生们更早接触到Linux以外的开源操作系统。

  从各种方面来说,Sun中国工程研究院和Sun在其他国家的研究院没有差别。如果非要说区别,中国研究院的员工们与其他的海外研究人员相比,只有一个区别,就是普遍都比较年轻,虽然充满激情,但是坏处是经验不够丰富。美国的技术专家们往往到了40来岁还在做研究,而他们在中国的同行往往年龄都在30岁左右,或者更年轻。王星耀笑着说:当然,年轻有年轻的好处,就是他们往往冲劲十足。  

  容纳自由

  即使再自由的环境,也同样需要管理,尤其对今天的ERI来说,其规模已经从初创时期的几十人,飞速扩张到了现在的400多人。尽管如王星耀所说,吸引人才不外乎几点:收入、工作环境和未来发展。Sun 的吸引力就是宽松自由的工作环境,但毕竟作为一家研究机构,依然需要适当的管理来避免由自由而来的散漫或者激进。

  因此,管理的方式和艺术就显得格外重要。与美国的研究院相比,Sun在中国的研究院的员工往往不缺乏冲劲,反而是有的时候会冲得有些过头。对此王星耀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多沟通和建立恰当的考核体系。不要去管他们按不按时上班,而是应该平时多跟他们交谈。尽管往往项目延续时间很长,有些需要两三年才能完成,但是每年,或者每半年,我们会去检查一下他们的成果,如果一直没有变化,当然,他就必须离开了。

  大家的考核标准都差不多,我考核研究院的其他人,我的老板考核我。不外乎就是看看今年的研究成果和与Sun公司业务部门的合作情况。王星耀对记者说:“Sun是一家典型的技术公司,正因为这样,很多问题业务部门很难与用户表述清楚,这个时候中国研究院就需要去作一些辅助的工作。Sun有个很有意思的传统,一位研究院的研究人员把一个项目完成以后,会跟随该项目进入Sun的相关部门,像产品经理一样参与其后续开发、改进和市场推广工作,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要在业务部门里工作。这样对他们来说,既是提高,也是考验。

  对技术一贯的重视、低调的行事风格和自由的制度,其实也一直都是Sun的吸引力和魅力所在。但自由是双刃剑。过分的严格环境会使思维僵化、灵感丧失,而过分的自由则会带来相应的纪律散漫和效率低下。这些令人着迷的企业文化和工作方式对Sun的研究院和实验室而言再合适不过,但Sun毕竟是家商业公司,它需要学会用这些很酷的新技术来换得更大的收益。

 

 
期期必出30码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