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密、监控和线下恐慌

时间: 2006-10-26 13:25:05    来自:互联网周刊
 

  私密信息的可贵正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不断增添新内容的泄密史却总会让个人和社会都恍若遭遇到了重重一击。

  随着陷入电话门事件的惠普前董事长邓恩宣布辞职,“pretexting”一词在各大搜索引擎上迅速成为了热门词汇。其实,“pretexting”所代表的假冒他人身份获取电话记录的手法早已不新鲜,它的上一次著名演出是在前北约总司令Wesley Clark身上。为此,该技术日前在美国加州被正式立法禁止使用。

  此次闹剧也表明,私密信息的可贵正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不断增添新内容的泄密史总会让个人和社会都恍若遭遇了重重一击,而后陷入混乱。禁区的挑战者们乐此不疲,在招摇着善意或恶意的名号下,非法或非道德的窃密手段在这个信息时代不断制造风波,并远远不止针对电话信息这么简单。

  如果这样的窃取和泄漏直接来自商业驱动,那无疑是相当让人厌恶的。9月的“Ucloo第二版重出江湖,让去年针对其搜人大肆讨伐的网民再次惊愕。低廉的花销就可以换得一份私人联系录,而被出卖的一方可能对此一无所知法律缺失的方寸之地足以支撑一个成功的商业案例,尽管争议不断。雅虎的国外站点也有类似的“Yahoo!People Search”,只不过免费模式让它显得不那么赤裸裸。

  每日出入写字楼的上班一族还可能面临另一类骚扰。“MSN监控,每台电脑100元!这样的推广语言堂而皇之登上了百度页面,MSN监控软件可以清楚的监控到员工的一举一动,让你成功的做一位企业管理专家!”—今年夏季,聊天监控软件踩着隐私与道德的双重底线招摇过世,而如果这样的宣传正对了老板胃口,那么这将又是一场线下恐慌。

  金融安全无疑是泄密制造者们最热衷的场所。活跃至今的网银大盗变种、钓鱼网站一度给本就亟待完善的网络银行雪上加霜,而银行本身在系统、域名上的防守,在步入网络时代后就一直遭受重重质疑,这种质疑在网络效应被无限放大之后,一再得以印证。

  存款从银行不翼而飞在目前看来已经不再属于新闻,但仅仅在一年多前,它还属于罕见案例。帐户信息泄密下的受害者们尽管遍布全球各地,但个体微弱的怨忿之声往往难被公众所知。银行们几乎众口一词:问题出在用户环节!直到去年2月,无妄之灾选择了北京密云西滨河医院的20多名职工,他们的银行工资卡内金额离奇失踪,集体事故终于让银行不再继续无动于衷,这起事件直接带动了某行“103”非银联卡的加速退役。

  但这并非终结。帐号密码的盗窃还在继续,储户与金融机构们的相互指责在目前看来也远远没到落幕的时候。

  信息时代的新恐慌已经催生了安全产品的业绩强劲增长,但安全厂商们的满足感却并没带来高度紧张人群的顾虑消弭。在个人群体中,潜滋暗长数年的网络洗底业务(即擦去个人因种种原因在网络上被公之于众但个人不想公开的信息)在2006年吸引了更多的目光,但网络洗底凭借黑客技术侵入目标网站强行删除信息的方式,本身也是在试探信息的锋刃

 

 
期期必出30码网站